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
這就是我不願再多寫文的原因。

我的生活最近都是歡樂一直線的模式,寫悲文沒氣氛也沒得寫。
甜文...越寫我越覺得被攻擊,心裡某個角落一直反胃(去死魂作祟?)
難道我還是少年?彆扭又反骨。
還是因為已經脫離少女的時期,不懂得少女的浪漫?

寫文我一直有奇怪的堅持在,沒有那個情緒我寫不出來,
就怕落入「為賦新辭強說愁」的窠臼中。

硬要我寫會產生四不像的東西。

同人文現在多是配對主張的發揮文,非得要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不可嗎?

原著作者所想表達的東西,都覺得不是那麼能夠百分百正確解讀的我,要我再重新創出一個不同於原著作者的同世界同角色,以前不會覺得有什麼大問題,現在卻覺得那是一種偏離作者意向的作法。

同人作者裡也有少部份會認為他所做出的作品就是所謂的王道,其他非我族類都是邪道。不同主張的分歧,爭的你死我活。在一旁的我看來只覺得孩子氣和可笑,明明都是次文化的產物,還要分出高下?真想說:其實你們寫的都不是正統,最正統的是原作者寫的啦!

除去主張的成分,這種東西只有接受與不接受的問題,同人文也只有剩下情境營造和文筆好和不好的問題而已。

如果配對主張的發揮文是新時代的潮流,大概我已經落伍了吧。

    全站熱搜

    angelwing39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