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不……不要緊嗎!?”

“看來不敢說不要緊了。”

頑丘說著,手抵在岩石上,然後就那樣扶著坐到了地上。

褌雖然是泥土的顏色,但膝蓋上面裂開並濕潤了的事一眼就能看出來。坐下來的瞬間,頑丘像是想要撐著右腳一樣把手貼了上去,這個情景珠晶沒有看漏。珠晶慌忙跪下來俯身看去,一下子就看出來褌連同膝蓋上的肉一起被挖開了。利廣也跪下來。

“頑丘——”

“別說。聽到別人用那種語氣說話就提不起力量了。”

頑丘說著,朝放在一邊的腿伸出手。動作突然停了下來,大概是因為痛得很厲害吧。利廣朝珠晶轉過頭。

“珠晶,把膝袴解開,把褌割下來。”

說著,利廣朝大岩石方向跑去。珠晶跪在頑丘腿前,照利廣說的把抱住小腿的膝袴解開拿掉。膝袴已經讓人感到變重了似的被打濕了。想把蓋在小腿上的褌回騶虞身邊卷上去,可它緊貼在腿上,無法卷起。想用手撕開,但布太結實,根本撕不動。

“讓一下,我來試試。”

說話的是帶著騎獸們趕回來的利廣。利廣毫不猶豫地拔出劍,從袴裾割出缺口,然後一口氣撕開到膝蓋上。在旁邊注視的珠晶忍不住移開了視線。膝蓋稍微靠上、略朝外的肉被深深的挖開了,那缺口甚至能蓄積起血液。

“腿能彎曲嗎?”

“不知道。現在麻木了。給我繩子,還有駁——不對,是星彩身上的行李。掛在脖子上的那個小帶子。”

珠晶制止住利廣站了起來,從後面的行李中取出卷起來的繩子扔給利廣,然後把頑丘的劍連同鞘一起解下來,一下子插進綁在頑丘腿上的繩子間,轉動劍固定好。

“……很熟練啊。”

“算是吧,這種程度的事還對付的了。”

微微笑著,利廣蹙起眉頭。

聽到珠晶和男人相互呼喊的聲音時,發覺那是人妖的是頑丘。兩人分為上路的下路潛過去。利廣先發砍落抓住珠晶的人妖的手臂,接著頑丘刺出的劍結果老人妖。 這時看到了頑丘身體失去平衡倒下去的樣子。很明顯那是為了保護珠晶不被慘叫中的人妖揮出的蛇尾擊中而故意倒下的。不愧是隻身出入黃海的人,朱氏很厲害——但正是因為有了這種靠不洗練的技能保護珠晶的餘力,造成了無益的負傷。

“頑丘,喂……你要不要緊?”

珠晶捧著包裹回來了。

“這種程度的傷就倒下可做不了黃朱。”

“可是……”

“你呢,有沒有受傷?”

“不要緊的,多虧了你……這次連我也幾乎以為真要死了。謝謝你。”

頑丘抬起眼睛,微微露出苦笑。

“‘連我’啊。”

“頑丘用劍的情況,以前只看到過你砍樹枝,原來真的會用啊。”

頑丘從接過來的皮囊中取出竹筒和小袋,聽到珠晶饒舌後露出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

“對你的看法稍微改觀了一點。”

“那可真是承蒙抬舉……道謝的話跟利廣去說吧。不是他砍下了那傢伙的胳膊,你那張惱人的嘴連著腦袋一起早就都貼到岩石上面了。”

頑丘把竹筒中的東西倒在傷口上,然後大大地扭起了臉。從味道來判斷大概是酒。然後從小袋子裏拈出一搓灰一樣的東西撒在傷口上。

“——利廣?謝謝,不過真讓人有點吃驚呢。”

“本因為是個好看不中用的公子哥,意外地能幹啊……難為你竟能不傷及珠晶只砍到人妖。”

利廣笑道:

“我要是連這點優點都沒有,不就麻煩了——幸好對方是人妖。因為聽到了人妖和珠晶說話才趕得及。如果聽到慘叫再找,恐怕就趕不上了。或許該說這因為看到了珠晶留下的標記,我們才走到了能聽到聲音的地方。這一點很了不起。”

珠晶笑著微微外起腦袋說道:

“雖然完全看不出來,難道說利廣是軍人?”

“從前那種事似乎也做過。”

“因此有了騶虞是吧。”

“應該說‘有過’。現在星彩和頑丘的駁交換了。”

珠晶瞪圓了眼睛。

“為什麼?”

“騶虞除了星彩,其他的我也有過,但駁從未帶過。”

“利廣真是個怪人……”

“珠晶,你把水袋整個拿過來。”

好,說著珠晶趕忙跑回騶虞身邊,提著水袋返了回來。頑丘接過來說道:

“利廣,你拿著什麼樣的行李?”

“在乾請剛氏做的行李。我想和頑丘帶的東西差不多。”

“好——你們走。”

“頑丘!”

出聲喊的不是被指示的利廣,而是聽到頑丘說話的珠晶。

“他們會聞著血腥味找到這裏……我有這麼多行李在總有辦法。順便把騶虞還你。”

“不要開玩笑!”

“當然不是開玩笑。”

頑丘冷淡地說道。在傷口上貼上奇怪的皮,用舊布卷起。

利廣用剩下的繩子把鞘尖固定在頑丘膝蓋上面,在不碰到傷口的位置上輕輕纏了起來。

“希望你老實告訴我——駁和騶虞哪個好?”

“留下駁的話由衷感謝你。”

“……明白了。”

“等一下!”

珠晶大聲喊道:

“那是什麼意思啊。你以為我們會留下你走嗎?開什麼玩笑,我可不願意!”

“不要搞錯了我的意思。如果沒有一點勝算,我不會說讓你們走——黃朱可是跟自我犧牲無緣的人。”

說著,頑丘從行李中抓出分不出木皮還是木根的東西放進嘴裏。

“快走。我一個人比較好。”

“不要!什麼意思,不要開玩笑!”

“不要大聲喊。星彩從剛才開始就惶惶不安,它們很快就會來。我不是說不要緊了嗎,這種傷我早就習慣了——快走。”

雖然這樣說,即使在晚上也能看的出從頑丘額頭到臉頰上都濕潤著。這樣能說不要緊嗎,流了這麼多的汗。

“利廣,你抬著那邊。星彩的話就算人自己乘不上去,它也能想辦法讓人上去。”

珠晶想抓住頑丘的手腕,但被甩了開來。

“真是說不通的傢伙——快走。你們不在我反而能得救。誰會為了你們賠上性命,我沒有勝算不會說要你們走。”

說著,頑丘放下撕裂的褌,自己把膝袴照原樣卷了起來。

“我不願意。這麼說好了——跟我一起逃,或者跟我一起帶著行李帶在這裏等死,你選擇其中一種吧。”

“兩種我都拒絕——利廣,用繩子把這傢伙綁起來,趕快放到騎獸背上走。”

“不要!不允許你那樣對待我!!”

就像被珠晶的聲音驚嚇到了一樣,星彩和駁轉過頭,然後抬頭望向綴滿繁星的夜空。

利廣呢喃道:

“看來晚了……來了。”

同時星彩朝著夜空低聲震動起吼音。

“頑丘,你希望我怎麼做。”

對利廣的問話,頑丘立即回答道:

“帶著這傢伙快走。”

“——珠晶呢?”

“我絕對不離開這裏。想逃走的話,請自己逃!”

好吧,利廣笑道:

“折中一下好了。”

話音未落利廣便奔跑開,跳上星彩。連頑丘破口大駡、珠晶呼叫他的間歇都沒留下。

“——堅持住,我帶著剛氏回來。”

6

“那個混蛋!”

“這與其說折中,到不如說兩敗俱傷地打了平手呢。”

頑丘朝珠晶怒吼道:

“你倒沉的住氣!”

“因為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我不走。所以留下來正好。”

“所以我說啊——”

“你真是想不開呢。利廣已經走了,騶虞全力賓士的話,追上剛氏他們也不是不可能。我們就在利廣回來之前堅持住吧。”

“你以為能堅持的住嗎?”

珠晶笑道:

“不要緊的。我運氣很好。”

“現在那個好運也用盡了——把駁帶過來!”

頑丘扶著岩石站了起來。

“你一開始這麼說就對了。”

用惹人恨的口氣說完,珠晶跑過去,抓住駁的韁繩。把它拉到岩石這邊時,駁顯露出稍許的厭惡,一直朝夜空望著,微微地晃著腦袋。總之還是拉了過來,把韁繩交到頑丘手裏,頑丘以雖稱不上敏捷但還算利索的動作躍上了駁,朝珠晶伸出了手。

“……不痛嗎?”

“不是說了嗎,這點傷不值得大驚小怪。”

頑丘嘴上這麼說,但右腳無法踩住蹬子,膝蓋也使不上力量。因為鎮痛藥的關係疼痛漸漸減緩,麻煩的是同時其他的感覺也變遲鈍了。總之把珠晶拉了上來,在駁的脖子上拍了三下。

——隨你的便跑吧。

駁啪地挺起頭,然後唐突地跑了起來。憑它妖獸的本能,躲避危險逃離原地。看來還有逃跑的餘地。如果妖魔已經襲擊過來了,駁應該會伏在原地不動。

駁奔跑著,然後騰空飛起來。拉一下韁繩,讓它降低高度,總之讓駁自由奔跑。不管是多麼不知名的騎獸——即使只是和驢差不多的騎獸也好,和馬不同的是妖獸熟悉黃海。它們知道如何從妖魔爪下保護自己,這一點和其他動物壓倒性的不同。

從背後傳來振翼的聲音,然後聽到了高低交錯的威嚇嘶鳴聲。大概是妖鳥,而且是兩隻,現在正在爭奪獵物。

駁先是朝著似乎要去利廣和騶虞的方向飛行,然後馬上改為在岩石之間穿插,朝反方向奔去。穿過荒野,低低飛躍過覆蓋著灌木的凹地,打算進入混雜著岩石的樹林。

——不好,頑丘心裏呢喃道。

駁果然是想往安全的地方去。當然,那也是頑丘想要的,也正因此他才說想留下記著那個地方的駁,但帶著珠晶沒辦法去那裏。

沒辦法拉住韁繩,勸住反抗的駁朝樹林的反方向跑去。很明顯駁在感到困惑,正因為它知道安全的場所,所以不知道為什麼要背道而馳。總之勸服騎獸,讓它在樹林間奔走。

撥冷不防得跳了起來。然後頑丘突然壓倒珠晶,伏到了駁背上。駁突破樹林的枝杈,躍上了空中。下面,樹蜘稀疏的樹林中,看到有黑影在跑動。

“在……下麵。”

“那傢伙不會飛。”

天空開始由墨藍轉白。現在飛起來危險,但沒法降下去。

“你伏著別動!”

頑丘說道,但晚了一步。

“……頑丘,你看。”

珠晶低聲呢喃著舉起手。

“等等——那裏有光亮!”

珠晶伸手指著。樹林對面的樹木影子顏色變深,呈現出森林的模樣。那裏面有塊稍微隆起的地勢。隆起的山頂裸露著白色的地面,在那山腳附近,的確——有光亮。而且不是一個,似乎有三個左右。

不顧珠晶的示意,駁繼續離那裏遠去。珠晶拉住韁繩,想試著讓駁停下腳步。

“珠晶!”

“等等,去那裏!那裏有房子……!”

珠晶喊著,頑丘則咂著舌頭道:

“你看錯了。”

“我沒有看錯!的確——”

駁穿越著天空,回過頭,山麓那裏已經看不見建築物的影子,但是的確現在也能看到有亮光。

“你什麼也沒看到。”

珠晶轉過頭望向頑丘。

“你什麼也沒看到——明白了嗎?”

“為什麼?”

“你非要堅持說看到了的話,我就把你從這裏扔下去。”

珠晶情不自禁看了看下麵。稀疏的樹林裏一些細小的樹搖晃,能看出來是有什麼東西在下面奔跑著。就算沒有那個東西,從這個高度掉下去恐怕也保不住性命。

“……請扔下我吧。”

“珠晶。”

“光聽到結論就老老實實照著做的,只有不會說話的家畜。要把人當作家畜對待的話,從這裏推下去也好,扔到妖魔鼻子眼前也好,隨你的便好了!”

這樣喊出來的同時,視野搖晃了。駁發出了嘶啼,比馬的聲音低了數段。

發生了什麼,這樣想著不由自主地去搜索的視野裏,看到了淺藍的天空和從眼前穿過飛向上空的羽翼。

駁如箭一般地下降,珠晶連發出驚呼的間歇都沒有便接近了樹林的上端,同時頭頂上穿來了金屬摩擦一樣的聲音。

如同猛禽的大鳥長著兩個頭,雙方都發著奇聲朝駁撲上來。駁躲閃了過去,頑丘朝撲空後又折起的妖鳥揮下了劍。

駁發出嘶啼。淡藍的天空裏遠遠地有看到有影子出現。沒有翅膀,但正在朝這邊飛來。

“可惡……”

頑丘道,讓駁飛躍了現在的山丘。命令駁往覆蓋著岩石和灌木、陡峭的山丘的另一側森林裏降下,同時手從行李中尋找黑繩子。駁上放的是利廣的行李,只用手摸不容易發現,但既然是剛氏做的行李,就一定放在前面行李袋裏。摸著翻騰了一番,然後找到了。

“把你的行李解下來,還有水。”

朝珠晶說完,等駁剛一著地,就令其伏在原地。然後護著傷腿滾著下了駁,把黑繩系在韁繩上。用單腳跳著跑向量好距離的樹木,把繩子栓在上面。

“頑丘?我解下來了。”

珠晶說完,頑丘再次回到駁的旁邊,然後接過行李,朝駁回過頭。輕輕的摸摸它的脖子,慰勞似的輕輕拍了拍。

“拿上水了嗎?”

看到珠晶點頭示意,頑丘把住她的肩膀,把她當作拐杖一樣拖著另一隻腳跑起來——留下了駁。

“頑丘——駁還在。”

“那樣就好了。”

“就好?”

珠晶回過頭。可是,頑丘把它綁在了那裏啊。

“趕快!”

“可是!”

繩子又細又長,可事實上的確栓起來了。被頑丘命令伏在原地的駁,睜大眼睛目送著沿著山腳漸漸遠去的頑丘和珠晶。

“頑丘,駁逃不了。有什麼在追過來,那樣的話——”

“那樣,就好了。”

“怎麼能……!”

“你曾說過要我給它起個名字。”

是這樣說過,在剛剛進入黃海的時候。

“黃朱不給騎獸起名字……這就是原因。”

7

在岩石和灌木间穿插,两人沿着山丘跑着。跌跌撞撞、慎重而又匆忙地凭借着阴影向前移动。

——不要!珠晶在心里想着。

從遠處聽到了駁的嘶叫。珠晶甩著腦袋,試著能不能像躲開視線那樣讓耳朵不去聽聲音。現在不是為了前進,而是為了逃離駁。

“……別哭,小丫頭。”

“不要管我。”

珠晶呢喃道。駁目送著自己的樣子,她大概一生也無法忘記。

“起了名字就會生出感情……所以黃朱不給騎獸起名字。”

“……真傻。”

“你們真殘酷,你這麼直說好了。”

珠晶望向頑丘。

“真笨,誰那麼說了。”

珠晶把頑丘扶在自己肩上的手重新扶正,低聲繼續說道:

“……沒部分對吧?因為我們必須逃走。只有犧牲掉駁,趁妖魔聚集在那裏的期間逃走,等到太陽升起來才能得救。可憐駁、陪它一起死也許能讓心情好受,但結果駁還是一樣會死。”

“……你這不是挺明白的嘛。”

“不要把人當傻瓜。”

珠晶抬起帶袖子的手臂擦了一下臉加緊腳步。必須儘快走遠些——遠到聽不到悲鳴。

“黃朱才傻。為了以後捨棄騎獸而不起名字明明就沒有意義。”

頑丘驚訝地看過來,珠晶朝他仰起頭。

“頑丘不是把駁稱呼為‘你’、‘那傢伙’什麼的嗎……這樣叫在心情上叫名字還親密,你不明白?”

被切中要害,頑丘轉頭看了看眼中含著淚水的孩子。

默默地不做回答,總之先專心往前跑,但有種感覺在胸口翻湧著,令他呼吸艱難——也許珠晶說的很對。這是他第九次失去騎獸。這個數目,還有失去的騎獸,他都忘不了。在什麼地方看到同種的的騎獸就會想起來,所以他從不帶上同種的騎獸。剛氏中也有不少人和頑丘正相反,頑固地執著於同種的騎獸,

“……對不起,都怪我。”

“什麼話。”

“我留下來了,所以駁才成了犧牲。我如果沒留下來,駁和頑丘就能逃進那個建築物裏去了。因此頑丘才說要把駁留下來,才說要留下你一個人……對吧?”

頑丘驚呆的注視著扶著自己的少女。

“那是什麼?是不能讓我看得東西對吧?因為有我在一起,所以沒能逃到那裏去對吧?”

頑丘沉默著。實際上,呼吸急促得連說話也困難。

“如果,在這裏和我分開,頑丘能逃到那裏?有自己走到那裏的自信?”

頑丘停下腳步。

“你想說什麼?”

“我是說如果頑丘能走到那裏,在這裏分開也行——怎麼樣?”

“你啊……”

頑丘在原地坐了下去。正好岩石下有塊像是被挖去一塊的凹坑,頑丘滾著身體滑了進去。

“能走到那裏?那樣的話,我就這麼接著往前走。然後儘量大聲喊叫,把妖魔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努力堅持到見到利廣。”

頑丘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看著跪到自己身旁的孩子。

“你到底在考慮什麼?”

“我在想負起讓駁犧牲了的責任……不過先說清,我覺得頑丘什麼也不說也有一些責任。有可以逃的場所,但我或利廣在的話沒法去,所以留下我走吧,就是我也會稍微考慮的。”

頑丘苦笑道:

“稍微嗎?”

“因為頑丘一點都不坦率啊。總是不說真心話,所以什麼才是你的真心話不就不知道了嗎?所以就算你那麼說,我也許會想那只是你在逞強。這要怪你自己。這就叫自作自受。”

“原來如此……”

“不過一味固執的我的確也有錯。這樣導致了讓駁犧牲的結果,我覺得很對不起頑丘和駁。所以作為補償,如果能讓頑丘到達那裏,我來做誘餌也行……雖然這麼想,但看這樣子似乎做不到了。”

頑丘苦笑道:

“似乎是這樣。”

“對了,我去到那裏請求求助行不行?”

“別去。等不到你求救就會被殺。”

“那我送你到那附近。我保證馬上就忘記——這樣呢?”

頑丘側躺著,仰望著岩石外的天空。

“你為了什麼來到黃海的?”

“為了成為王。”

“那麼就走。我總有辦法。”

“頑丘走到那兒附近為止,至少需要有拐杖。”

“那麼你要放棄做王,成為黃朱嗎?”

珠晶側起頭。

“我是黃朱的話,一起去就沒關係了?”

“如果你真明白成為黃朱到底意味著什麼。”

珠晶歎氣道:

“這就叫侮辱。真是讓人生氣的人。”

“——哦?”

“這就是認為我——像我這樣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懂黃朱的辛酸對吧?”

“……不對嗎?”

“我是孩子這一點是事實,你因此小看我可以原諒。說我對黃海一無所知,這也能原諒。但認為我是對世上的事什麼都不懂的傻瓜就不能原諒了。”

“哦?你懂什麼?”

頑丘揶揄地說完,坐在旁邊的孩子帶著當真生氣的表情瞪著他說道:

“你有眼睛是吧?有耳朵是吧?睜開眼睛認真去觀察,側起耳朵認真去傾聽,同樣能懂得很多事情,你不這麼認為嗎?”

頑丘苦笑道:

“小姐認識的人裏有黃朱嗎?”

“我家在連檣也是有名的豪商。”

“貨真價實的大小姐啊……我想就是。”

“不要用那種方式說話!”

頑丘慌忙舉起手。

“別那麼大聲,拜託了。”

“那麼就不要再說這樣侮辱人的話——我家的確很富裕,所以有很多家生。”

頑丘怔怔地注視著珠晶因為怒火泛起紅潮的臉頰。

“我穿著絹的襦裙去庠學的時候,家生的惠花就穿著棉的襦裙滿身塵土的幹活。一整天都要幹活是怎樣的事,我也能想像得到,經過主次旅程,我也很明白那和我的想像差得沒有那麼遠。”

都是同齡的女孩,一方穿著絹衣生活,一方伺候著前者生活。

“家生也是浮民。失去土地職業,失去家園,離開戶籍所在的鄉里,無依無靠,結果為了有飯吃就受雇於人。雖然生活因此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保證,但沒有家公的許可,什麼都做不到。老師說過,太網上記載著不許買賣人口,不許持有奴隸。但家生就是奴隸,只是不叫做奴隸而已。”

頑丘注視著珠晶。

“家公懷著慈悲把這些沒有飯吃的浮民雇進來,而浮民感謝這分慈悲,永遠作為家生以工作來還恩。表面上是這樣。真是美談啊!可這種事是騙人的。浮民因為實在走投無路,心裏明白將和奴隸一樣而受雇與家公的。”

“是嗎……”

“家生被雇傭時要劈開旌券的,知道嗎?”

頑丘點點頭。旌券是唯一保證身份的東西,從所屬裏的府第得到。離開裏七年,就被視為客死他鄉,土地和住房就回被國家收回。但即使這樣,只要有旌券,回來後也不是不能再次得到支給。至少可以向府第尋求保護——所以為了能放心,浮民的多數會被迫劈開旌券。被賣到黃朱宰領那裏的小孩也是這樣。所以浮民別名又叫割旌。

“劈開旌券,發誓不逃走。父母如果成了家生,子女也是家生。從小開始勞作,學校也去不了,如果拿到旌券,還是會被劈開。這樣即使成為大人也沒有戶籍、得不到土地,無法自立。無法結婚也不能擁有孩子。只能靠服侍家公過活,家公不願意家生攢了錢逃走,所以一概不給薪金。家生只能得到最低限度的東西地工作,即使上了歲數,因為沒有戶籍,也不能進入裏家。工作到死,死也是客死。然後被葬在閑地的角落。”

頑丘默默地點點頭。

“惠花至少到我父親死前都不會自由。但是就算父親死了,只要母親還活著,包括家生在內,所以家財母親都能繼承。直到母親死去,相家沒有了,家財被國家沒收為止都一直是家生。”

“但那個納室也不會正當進行。”

“沒錯。父親以報賞為名義,不斷把店鋪和家財送給兄長。父親死了,也只是被子女孝順贍養的身無分文的老人死了。拿來納室的東西什麼也不會留下。相家的家財會被分散到子女那裏保留下來——連帶著家生。”

頑丘點點頭。

“我沒有黃朱的朋友,但我是和浮民一起長大的。為什麼惠花不能跟我一起吃飯,為什麼惠花不在主樓裏居住,為什麼在同樣的廚房裏做的飯,惠花吃的東西和我吃的東西不一樣——因為沒有當過浮民,所以我就不懂浮民的事,這種話我誰也不讓說。”

“原來如此……”

“黃朱的事我雖然不知道,但與家生住在被稱為府第的安全鐵籠不同,黃朱在黃海裏是自由的這一點我非常明白。家生和黃朱都是浮民,但一方要向家公獻媚,讓自己不像浮民那樣,拼命想過正常的生活。另一方捨棄了正常的生活,取而代之稱自己黃朱之民——我的話,比起家公的保護,更想要紅色的旌券。”

“但你不是想去蓬山成為王嗎?”

“是啊。我就是為此而來的。但王做不成的話,當黃朱也行。是啊,當黃朱就不錯。”

“把王和黃朱放在天平上衡量啊……”

“為什麼不行——不知道嗎?王也沒有戶籍啊。”

頑丘輕輕笑道:

“我們黃朱不需要王……”

頑丘在柳出生。被戰亂所迫,父母離開故鄉,失去了戶籍。移住到了雁,可是雁是為了雁國百姓的國家,浮民只有眼看著幸運的百姓,在路邊起居。沒有土地,也不能奢望子女。與所以東西遠隔的流浪之民。

“王不會幫助我們,但只要不持有土地定居,原本就不需要王。恭荒廢的話,只要離開恭就行了。”

“……是嗎。”

“這個世界歸根結底真的需要王嗎?如果說沒有了王災害就會降臨,只要把王幽閉起來,不讓他施行什麼統治就行了。這樣一來,有益的事雖然不能做了,但無益的事也做不了對吧?”

珠晶搞不清頑丘的意圖似的側起頭。

“……麒麟的慈悲能拯救人麼?只能單純憐憫人的話,誰都能做到。王和麒麟那樣的東西,人實際上根本不需要。只要有覺悟不接受國家施政的恩惠。想要王那是依存,就想浮民乞求家公的慈悲那樣,是把自己降格為奴僕的行為。”

不被王支配,穿過天帝的意志——黃朱是妖魔之民。故國是黃海。

“只要還想要王,珠晶就無法成為黃朱。”

“你真是笨。”

珠晶笑道:

“我不是想要王,我要當王。這根本是兩碼事。”

說著,珠晶望向天空。黎明前的天空透著白色。

“天變亮了。是不是該動身了?還是我走為好?”

頑丘坐起身體。

“……肩膀接我。”

“不要緊嗎?”

“應該能堅持到走到那裏。”

“那裏……”

頑丘朝天空仰起頭。

“是黃朱之里。”

    全站熱搜

    angelwing39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