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為收藏用途,放置於網誌的空間
因某水深怕自己家的電腦會秀逗
也請各位不要挪為其他用途喔
出處:十二夢幻國度        此處討論串
由紫胭樣發表

序章
這一天,位於大陸的東北部的戴國還是早春時節。山野之間依舊白雪皚皚,草木的芽還躺在積雪的懷抱中酣睡。
雲海之上也不例外。雖然沒有雪,園林中的樹木們也都還處在睡夢之中。

戴國首都鴻基白圭宮西面一隅。

白圭宮三面環海,呈馬蹄狀延伸。向它的西北角,面向海灣的地方有一片廣袤的園林。園林的邊上是戴國宰輔所居住的仁重殿,而緊挨著仁重殿的,則是作為州侯執行政務的廣德殿。

園林的冬天一片蕭索,但是那些散落其間的奇岩異石和亭臺樓閣,依舊保持著威風凜凜的姿態。在寒風中也不失其綠的樹木添了更深的顏色,正要準備開放的梅花散發出淡淡的幽香。在路邊的一個亭子裏有一隻幼麒麟的身影,他倚著白色的石柱,銅色的毛髮在脊背上無精打采地搭著。

他叫泰麒。儘管只有11歲,但作為戴國的麒麟,他要負責挑選新王並以宰輔的身份奉御座,同時,還要擔任瑞州的州候。先王大典才剛剛過去半年,本應在瑞州的泰麒現在卻獨自一個人在庭院裏徘徊著。

泰王驍宗,也就是泰麒所選出來的王,此時並沒有在鴻基。他在半個月前起程去了遙遠的文州。泰麒感到坐立不安,因為他的主人此去文州有一件棘手的事要辦平叛。

泰麒不喜歡戰爭。這是麒麟的天性,更何況年幼的他並沒有經歷過戰場上血與火的洗禮。他只知道他的主人去了一個殘酷的地方。更甚的是,自驍宗離去之後,一些不祥的傳言開始在宮中蔓延。

聽說,文州之亂背後還有一個驚天的陰謀引誘驍宗親征以圖弑之。

文州在瑞州之北,兩地之間聳立著綿延的山脈,大山的深處有一條狹窄的山道將山脈割裂為兩半,這是驍宗的必經之道。山道的後半段,就是一直蜿蜒到文州中部的這一段,一直被強盜所控制。

又聽說,強盜們也在那裏虎視眈眈,等待著驍宗。

還聽說,驍宗受到伏兵的襲擊,苦戰了一番,凶吉未蔔。山道狹窄,又緊夾著險峻的山嶺,一旦遇伏,必定易攻難守,凶多吉少。泰麒的不安漸漸地轉變成極度的恐懼,他覺得自己幾乎要崩潰了。

“願神靈保佑驍宗平安無事吧!”他在心中默默地祈禱著。

除了反復地祈禱,他再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泰麒覺得自己沒有一個可以在苦悶的時假給他信心,為他帶來希望的朋友,他身邊的那些大人們總是對他隱瞞一些壞消息,一些會讓他覺得害怕的壞消息。

“弑君的消息也不過是傳言而已。”他這樣安慰自己,“所以,今天早朝時偷聽到的這些壞消息絕不能和周圍的大人們說起,不然一定會被他們斥為荒謬的。”

如果不是乘著公務的間隙,避開眾人的視線,逃到這個沒有人的地方的話,泰麒就連祈禱這點小小的事情也做不了。自己被看得如此的年幼無知。處處被當作小孩子來對待,泰麒實在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在這之前,泰麒軟硬兼施,總算說服了那些心不甘情不願的使令到文州去打探消息,他只要能知道驍宗是否平安無事就心滿意足了。如果平叛避免不了兵連禍結,也許他們還能助驍宗一臂之力。

麒麟的本性是“仁”,他們厭惡流血,厭惡爭鬥,所以即使是長劍在手,武功蓋世,也未必能保全得了性命。為此,他專門降伏了兩個妖魔汕子和傲濫來充當自己的使令,必要的時候可以為他去衝鋒陷陣。(女怪要降伏的嗎?)

命令他們前去驍宗身邊襄助,這就是泰麒能為驍宗做的全部的事情了。可惜使令只有兩個,如果能有多一些使令,或者泰麒自己再年長一些的話,就可以和大人們一起為保護驍宗而奮戰了,然而現在,他什麼也做不了。這樣的想法在泰麒的心中反覆的心中反覆著。他正在只能一個人在園林的小角落裏一味地祈祝禱,僅此而已。他恨自己竟然如此無能。

“神啊,保佑驍宗平平安安吧。”就這樣,他不知祈禱了多少遍。

這個時候,耳邊突然傳來輕微的,他猛地回頭。

泰麒松了一口氣。來人既不是傅相,也不是大僕,而是被泰麒派到驍宗身邊去的耳目。在親信面前,泰麒不再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他急切地沖上前去,“驍宗是否平安無事?”

來人搖了搖頭。

泰麒又說,“我最終還是派了使令前去,真的對不起了。”

以前他和這個人曾經約定,泰麒允許不再派使令去驍宗身邊,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他則要保證對自己的身份保密並且負責刺探驍宗身邊的消息。現在泰麒失約於人了。

“但是無論如何,束手無策坐等消息,我做不到。”泰麒為自己辯解道。

那人一邊點頭,卻一邊從腰間拔出劍來!泰麒急忙停住了腳步,倒不是因為害怕這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泰麒只是覺得非常的訝異。

“怎麼啦?”他不安地問道,他看到來人的眼中閃出一種未見過的異樣的眼神。

“驍宗駕崩了。”

說話間,泰麒看到對方揮劍向他猛砍過來。泰麒瞪大眼睛呆呆地望著對方,那一瞬間,他感到自己渾身僵硬,聲音也仿佛在喉間凝固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利劍向自己逼近。

“只有兩個使令,這就是你的不幸了。”

劍,利劍,閃著寒冰般攝人光芒的利劍,狹著一股逼人的劍氣向他疾刺過來。

“要怪只能怪你先了驍宗為王。”

到底是劍刺中了泰麒在先,還是泰麒本能地用他最善良的辦法逃開在先,恐怕連他本人都不曾知道。

不管怎麼說,那把劍還是深深地刺中了泰麒的角,那是麒麟所特有的。泰麒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慘叫。那絕不僅僅是因為疼痛,那是一種怒吼,為被出賣而怒吼;那是一種悲鳴,為失去主人而悲鳴;那也是一種哀號,為失去生命而哀號。

不曾想,這生平最驚人的一聲卻喚醒了他的本能意識,讓他勉強避過了這生死一劫。

***
“——泰麒!?”汕子的聲音是那樣的淒厲,山那邊的巨響讓她不由自主地驚叫。冰凍的山野上留下了她深深的足跡,文州已經近在眼前了,她登上了一個小山,確認文州的方向。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泰麒……”

是什麼讓自己心口猛然抽搐呢?一種不祥的感覺襲遍全身。汕子呻吟著重新站定,她開始運用意念,身體隨之變形,像水一樣滲進了地面那是另一個世界。

地底下有一條路,汕子很清楚地知道這一點,路無常形,身無常態,她不停地向前奔跑,路也隨之延伸,準確地說,那裏像深海一樣黑暗,處於一片朦朧混沌之中,只有她的身體像被什麼力量牽引著前進一樣。汕子很強烈地感覺到這一點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一束明亮的金黃的光線指引著她。越往前跑,她感覺越像是在海面上浮升。突然,她像是乘風破浪了風一般,騰雲駕霧,飛上了高空。他飛得很快,瞬間就再也看不見地面的煙霞和物體的形狀。那束金色的光芒越來越亮,一個金光燦爛、輝煌耀眼的世界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那是黃昏時分特有的光芒。她沐浴在這些金色的光芒中,朝著遠方的一團黑影飛去,近了,近了,忽然,她覺得自己像是撞在一堵牆上,身體猛地被彈了回去。

那是泰麒的背影。

來於泰麒的力量個人的氣脈與世間萬物融會在一起一種令人恐懼的力量,把汕子揪了下來。

汕子毛骨悚然,被揪下來的感覺,就像是小時候她從那銀白的樹枝上用力揪下果實一樣。

泰麒。

一切好像又遁入無形。汕子還沒有來得及不安,已經有一種絕望的感覺在一瞬音侵襲了她。

等到她從那股力量中掙脫出來,呈現在她眼前的,是熟悉的白圭宮,不,那是白圭宮的幻影。屋頂的瓦片在大氣的折射下像波浪一般湧動,白圭宮上方的天空裏,一片陰霾……

異界。

蝕,這是麒麟的悲鳴下才會出現的鳴蝕。

有一個影子投射在一個搖動的中心裏,那是一個漆黑的野獸的影子。它背上的鬃毛發出了銳利的光澤。

“泰麒!!”

搖動的王宮,豔陽下聳立的園林,扭曲的道路,還有那旁邊歪斜著的影子。

是誰?

汕子的視線突然被一扇門擋住了,那是一扇即將關閉的門。她毫不猶豫地飛了進去緊追那個即將消失的黑影。她的身影消失在那裏面。

手意識上的手在不斷地延伸,指尖只差一點點就抓住它了。

背後那股一直支撐著她的力量忽然消失了。一直圍繞著她的那種氣息的顏色和味道,還有肌膚接觸到它的感覺也完全改變了。

原來是已經出了異界了。整個身體,整個靈魂裏面都仿佛有一隻手在延伸著,在觸摸著。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一個爪子鉗住了一般。

搖動的房屋,陽光下的道路,被扭曲的樹木。像是有一個波浪打了過來,它們就混為一體。這明,汕子好不容易進入了那個黑影當中。

泰麒!

***
如果有人看到這些,一定會懷疑自己所看到的東西。

在一片旱田中有一些古老的建築物,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群落。建築物之間有一條蜿蜒的柏油路。四月明媚的陽光照耀著,路面散發出蒸氣。

蒸氣漸漸地變形,就像書上說的那樣,它先是慢慢地變濃、凝結,然後慢慢地變成一個成人的脊背那麼大。水蒸氣裏面浮現出一個淡淡的人的影子。這個小孩的影子走了兩三步就突然停住了,像是被絆住了一樣。

這個孩子站在路面上,背後的蒸氣已經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盎然的春色。

天空明亮,呈現出淡淡的藍色,鑲嵌著朵朵的白雲。好象從某處傳來了雲雀的叫聲,風也變得輕柔起來。田野裏菜花搖晃著。高高的蘆葦草輕撫著柏油路面,搭在這個小孩的肩膀上,蓬鬆地散亂著。

小孩呆呆地佇立在那裏不是,他什麼也沒看,像是沒有感覺的樣子。突然,他目視前方,像是被背後吹來的風推著一樣,他抬起了腳,一步,兩步,機械的走動漸漸變得流暢起來。

他走得很快。突然,他像是找回了自我一樣停住了腳,環視周圍,四周好像突然閃爍了一下。

錯落有致的田地、花圃,零星分佈的古老建築,偶爾還能看到新的建築,這是常見的鄉村田園景色。

他覺得納悶,“這是哪啊?”。他的臉上,滿是半睡半醒的神色。沒走幾步,前方就出現了一條小小的岔道,他看到那裏掛著黑白相間的幕布辦喪事用的布條。

他跨越了虛海。
第一章
1
大陸的東部,慶東國的首都堯天。在天空中的出現黑色的翅膀是在慶國曆三年,初夏的事情。
那天整個街道正處於夏天沉悶的熱氣之中。在堯天街道的北面,巨大的山就像石柱一般聳立著。山坡的下方,朝著南面的方向,就像一個斜面仿佛衣裙的下擺一樣,街道就是那裏延伸開來。呈樓梯狀連著的城市道路,還有密集的黑色的瓦礫被太陽曬得發白,而且酷署中還包含著很大的濕氣,那種濕熱的感覺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無論哪個建築的窗戶都是開著的,只為了尋求一丁點的冷氣而已,不巧的是那天從中午開始就沒有一絲的風,即使把窗戶和門都打開,進來的也只是些外面被反復爆曬的地面所反射出來的熱氣,或者就是那種夏天特有的催人睡眠的嗡嗡聲。

也許是因為陣陣熱氣讓人倦怠的緣故,夏天的天空中連一隻鳥的影子也看不見。它們也儘量避免被太陽烤焦而躲在樹底下乘涼,還有一隻狗在戶民居前的院子的陰影下趴著休息,它的旁邊有一張躺椅,上面一個老人正睡覺。老人睡著之後,扇子從手中無意識地掉落,狗於是把鼻尖抬起,忠誠地看著他的主人。就在這個時候。

陽光一下子暗了下去。它期待地看著上方,夏天的上空感覺好像被從東方飄過來的浮雲侵蝕掉一樣。它的鼻子先聞到了空氣中的濕氣,然後耳朵裏也傳來了遠處的陣陣雷聲。天空完全被雲遮蓋了,周圍變得漆黑一片,這一切好像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黑色的身影在堯天東方的上空出現在,好像是被鉛一般的雲追趕而來似的,在劃了個大大的弧線之後向淩雪山的方向飄過去。在街上翹首期盼下雨的人君中有幾個人認了出來那是什麼。

那張翅膀好像疼痛得非常虛弱的樣子,遮蓋白色翅膀的羽毛已經弄得很髒而且淩亂不堪。黑色的尾羽已經東一塊、西一塊地被撕裂了。它已經不能安穩地在空中滑翔,而是拼著命地在濕漉漉的空氣中揮舞著萎靡不堪的羽毛,向淩雲山的方向飛了過去。

就如同那個影子要掉落下去一樣,雨滴也開始降落了。就在人們看的當口,不知不覺中翅膀和驟雨混為一體,消失在雨中的盡頭。在下面看的人們似乎沒有特別在意這件事情報,他們只是認為在雨的時候,那對翅膀飛向了淩雲山的高處去了。

杜真在巨大的門前站了一會兒。那扇門就在堯天山的山腰,接近雲海的斷崖上。在這扇有著普通人數倍以上的高度的門前,有著非常廣大的岩石棚。這扇禁門是堯天山上金波宮的頂層和雲海之上的燕朝唯一的連接門戶。

過了中午,杜真對看門的同事交代完,來到門前的時候。岩石堆下面是被酷暑折磨的無奈的村落。在這麼高的地方,沒有風,只有悶熱的暑氣。不久頭上的雲霧開始聚集。雲是從東方飄過來的宛如舔著雲海的底部才來到了這裏。能聽見遠處的響雷。沒過多久,周圍的雲旅遊活動開始了流動。厚厚的雲層開始從雲海一直到禁門都延伸著。

不久,雲霧就把太陽的光芒完全遮住了,驟雨宛如把周圍的岩石都封鎖了起來,而且那也只是在一瞬間的事情。現在,在杜真面前的岩石都好像被塗上了灰色的塗料一般,腳底也開始感到了濕氣和涼氣。與此同時腳底下也傳來了輕微的聲音。

“終於下起雨了。”

杜真大口喘著氣,然後馬上對旁邊的凱之說道。

“好像要下雨了啊。”

“是啊”,凱之一邊深呼吸著,一邊露出雪白的牙齒說到。

“這樣終於可以稍微緩解點酷署了,再這樣下去,恐怕連我們都要在鎧甲中被蒸發了。”

一邊說一邊笑的凱之,是杜真等五個禁軍士兵中的隊長。不僅年紀最長,而且也是五人中最有經驗,功夫最好的。雖然被任命為他們的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凱之從來沒有擺過以老賣老的架子。威逼下屬以及體罰下屬的事情也從來沒有發生過。作隊長的本來就都這樣,還是只有凱之是這樣的隊長,對於這點,經驗欠缺的杜真是不會明白的。

杜真是在慶國新王即位的第二年參加軍隊成為軍人的。一年的訓練結束後被編入了左軍。在正式從事軍務的半年來,沒有在凱之外的隊長處從事工作的經驗。擔任守門的隊伍一共有二十五人,分成五組。其他的隊長以及掌管著這五組的兩司馬,也有不少像凱之那樣親切的人,但是據傳言,其中的兩個隊長是不得不這樣的而已。

“瑛州很熱的,但麥州更加熱呀。”

“隊長的出身地是麥州嗎?”

杜真問到,凱之點了點頭。

“我生在麥州長在麥州,現在的主上即位之前,我是在麥州的軍隊裏服役的。”

“哦”,杜真答應了一聲。在杜真的印像當中,麥州的部隊都是經過篩選的精銳部隊。事實上禁軍的頭領,左將軍也是從麥州被提拔上來的。

“那,隊長以前和青將軍是?”

“是相識吧”,正當杜真想問出口的時候,斷崖的那頭垂下的灰色崖壁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

還沒等杜真的話出口,那道黑影就已經鑽出濃霧,朝禁門的側面的懸崖上闖了過去。短短的響聲之後,儘管黑影不停地向上衝擊可是因為岩壁太滑了最終還是掉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杜真緊張的問凱之。

隨後一人巨大的身影掉在了露臺上,痙攣地拍打著翅膀,在它不停悲鳴的同時,從它背上又有一個人的身影跌落下來。

杜真緊緊地跟在凱之後面,凱之也一邊做好防衛的架勢一邊向出事的地方趕去。能通過禁門的除了王和宰相,或者是經過王特別批准的人以外是沒有人能被允許通過禁門的。而倒在眼前的這個人看樣子誰都不是。作為連接王宮最深處的門,無論出了什麼事情,這裏都是任何人可以輕易進入的地方。

就連那只騎獸旁也迅速圍了許多士兵,他們也都和杜真一樣因為這彌漫的殺氣而緊張萬分。杜真仍然緊張地跟在凱之後面。禁門旁邊的房間裏,衛兵也魚貫而出,把那個騎師和騎獸圍了個銅牆鐵壁。到了這種程度,杜真才有空閒來觀察這個騎師和他的騎獸,所以馬上瞪大了眼睛。

那只騎獸像一隻巨大的狗,銀灰得接近白色的身體上長著一個黑色的頭,覆蓋著身體的羽毛已經像煤炭一般髒髒的,而且還有點點的黑色斑紋,哪怕是頭部黑色的羽毛也是亂七八糟好像要脫落似的。覆蓋著短翅膀的是髒髒的白色的羽毛,黑色的前翼也已經被劃破,完全脫落了。騎獸就橫躺在地上,那只翅膀還在無力地敲打著地面,拍打的動作和呼吸都已經極其微弱。在它的翅膀腋下卻仍然有一個它都要庇護的人的身影。這個人也已經衰弱得和這只騎獸差不多了,滿是傷口,又髒,而且早已經力竭了。

杜真覺得很困惑,只能四處搜尋凱之的身影。可凱之也只能橫著槍用驚訝的眼神看著騎師和騎獸。大家都不知所措,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凱之舉起一隻手讓大家先解除進攻姿態,然後他自己放下槍,來到那個人的旁邊半蹲下,問到:

“你還好吧?”

聽到凱之的聲音,躺在地上的人把頭抬了起來。杜真這才發現原來這個人是個女的。個子高高的,非常結實的身體,而且穿著護身皮甲。不,或許說那是護身皮甲的殘骸比較合適。不但非常髒了,而且上面這兒也破,那兒也破了,裂了好多口子,就距那只騎獸的翅膀一樣。

“能聽見我的聲音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女的一邊呻吟著一邊打算起身。這動作也使杜真看到此女的一隻手腕上受了很嚴重的傷。而凱之卻暗中防備提起了手中的槍。

“別動,實在抱歉,請不要動。這裏是禁門,對於來歷不明的人是不能放任其自由行動的。”

這女的輕輕地抬起頭看了看凱之,然後點了點頭。凱之則上前解下了那女子腰中的配劍。並把劍交給了站在後面的杜真。又最終再一次地放下槍,此時這女子又一次呻吟著想要站起身來,而凱之卻沒有再出言阻攔。

“……引起這裏的慌亂實在是萬分抱歉。”

這個女子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輕輕地說到,然後就跪了下去。

“我是戴國的將軍,姓劉。”

“……戴國?”

看到凱之瞪大眼睛嘴中念念有詞,這個女人就在當場跪拜而下。

“我自知多有冒犯還請恕罪,我只是有事情要參見慶東國的國主景王。”

2
不久從禁門的邊門傳來門官的聲音。所謂門官就是掌握宮中諸事的天宮中的一個,管理出入門的工作,包括記錄通行的人,檢查來者的身份,然後決定放行或是不放行。門官緊跟著兩司馬來到了現場,並且用極其高亢的音調說道:“大家不要再看這個女的和她的騎獸了,立刻把她給我趕出去。”
“可是,把受了這麼重的傷的人……”

眼看兩司馬就要說什麼了,只見門官一下子擋在前面大聲說道。

“既然是戴國的將軍,我怎麼都看不出來呢?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戴國的將軍到我們慶國來訪的理由,我根本就想不出來。”

“但是……”

“閉嘴。”

門官大聲呵斥了聲。

杜真這些兵卒,是被門官從禁軍那裏借來的,雖然他們是屬於夏官的管轄,但是在這個場合,門官卻掌握著絕對的指揮權。

“怎麼能為了救一個人而玷污了禁門呢?”

管門人對著跪著的女人扳著臉大聲呵斥到。

“如果你真的是戴國的將軍的話,就把衣服改換掉,報清門戶以應有的禮節來拜訪我們的國家。”

杜真在這一瞬間看到了那個女人肩膀的抖動。一下子抬起頭來的那個女人臉上透著一臉的淒慘,卻帶著說不出的一股威嚴。

“我非常清楚冒犯了貴國的禮儀,可是如果有足夠時間的話我當然會那樣做。”

那個女人仿佛拼命地抑制自己地感情,冷冷地撇了門官一眼。卻沒有正面回答官門人的問題。

兩個司馬過來想擒住她。卻被她一個閃身躲了過去,與此同時,她突然伸出手腕搶奪掉杜真手中的槍,杜真連聲音都還沒來得及發出,那個女人已經放倒了周圍看著她的士兵。向禁門方向疾奔過去。不要說管門人了,杜真、凱之,還有其他許多士兵也感到十分驚訝,所以動作上也慢了一拍,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這才開始緊追那個女人。就在槍尖快要碰到那個女人的背的時候,突然有一隻黑色的翅膀擋在了他們中間。有騎獸在後面保護那個女人,她也就乘這個機會一下子翻身越入了禁門。

“快追!”,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杜真就在這個追捕團隊的最前列,緊跟在那個也已溜入禁門的騎獸的後面。但首先浮現在他腦子裏的卻是剛才他所犯下的罪行。雖然說從凱之那裏接過女人的劍是用的單手,可是也正是因為自己的注意力不夠集中,才會被那個女人把槍奪了回去。

回去之後會不會問罪呢?大概處分是肯定有的吧。

“太容易了。”,杜真一邊想著自己的罪責,一邊想著自己可能是中了那個女人的計謀。

當然那個女人的手是受了重傷,而且那只騎獸也的確是幾近氣絕。這一切都是事實。但說自己是戴國的將軍,那肯定是個大謊言。他不僅對此深信不疑,還幫她演出了一部那麼差勁兒的戲劇。

禁門的內側是一塊足夠佈置一個族的陣型的地方。女人和她的騎獸就沿著伸向裏面的樓梯急速行進著。也許是聽到外面的吵鬧聲,把守在這裏的許多士兵和官吏都一湧而出。

那個女人的身手還真不錯,追在女人後面的杜真一邊追著一邊想到。但看樣子那不是在演戲,而是真的,那個女人和她的騎獸都快陷入瀕死的狀態了。看到那個女人的袖口處也都已經開始流出鮮血,至於那露出來的滿處傷口更是沒有必要說了。特別是那個女人的右手真的是受了很重的傷呀。

很嚴重的傷勢呀,杜真一邊看著那個女人,而她卻踉蹌著朝樓梯走去。直到現在那個女人的右手手腕也不曾動過。杜真眼前的這個女人還是終於倒了下來。果然她的右手腕一點也不能動了。緊跟在身旁的騎獸想幫助主人起身,所以把頭靠了過去。杜真這才看到那個女人用左手握著槍。

杜真還沒有回過神來,凱之的臉已經湊了過來,以來緊跟在身後的凱之朝杜真點了點頭。

“追是可以,但要捉活的,不要傷她性命!”

杜真想把這個告訴凱之並期望能得到他的同意,可就在這個時候,在那個廣場的入口處卻傳來管門天宮的大聲命令。

“殺了她!”

“不要殺她,哪怕她真的是盜賊可我們也總該要問問清楚!”

杜真點點頭,又開始重新向那個女人追了過去產。靠在騎獸身上的那個女人,卻想憑著最後一口氣猛衝到樓梯的最高處,在前面有著如通天巨石一般的大門。那裏面就已經是雲海之上,即王宮的內部了。在那外面另外還有一隊士兵在守衛,或許也已經聽到了這邊的吵鬧聲音吧。

不,如果那扇門被打開了,就只能眼睜地看著那個女人進入宮中了。

就在杜真擔心的時候,那扇大門突然之間打開了,騎獸一下子載著那個女人從門口跌落出來。

而在此同時,周圍亂七八糟的追討聲都跟了過來,而且好像已經驚動了上面,傳來呵斥的聲音。

在那些聲音之中,追到樓梯上的杜真也來到了大門口。就在那個時候聽到了那只騎獸的悲鳴。杜真聽到之後感覺有一個拳頭重重地打向了自己地五臟腑,難道是那道大門裏的人已經出來殺了那個女人嗎?

萬分擔擾的杜真從大門裏出來,週邊是王宮內部的寢宮,非常廣闊的露臺前面用著很高的牆壁隔開。裏面是王的居所,那是一幢非常高的建築物,既所謂的正宮。不要說是杜真這樣的士兵,就連身居高官的重臣也不能隨意進入的禁所。在週邊連著的石階上,騎獸橫倒在那裏。為了控制騎獸的鐵條也有幾根陷入了它的身體。

“不行,不許殺它。”

凱之大聲說道,阻止了那些已經把騎獸圍得水泄不通的士兵。杜真趕到那些包圍圈的時候,正好有人提槍要剌入那個女人脖子。女人雖然意識到了自己馬上會被殺,可是也只能放棄了。突然從包圍圈的週邊、進門的方向傳來一聲怒吼,那是門官近乎癲狂的吼叫,“殺掉她!”,並讓周圍的士兵快點動手。“殺”、“不要殺”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想逃跑的女人和騎獸,圍著他們的士兵們應這一片混亂中突然之間傳來了一個極其清晰的聲音:

“到底是何人在喧嘩?”

靠近包圍圈一看,杜真不禁放心了。單手提著大刀的男人就是夏官大僕。在屬於保衛王和貴人等人身安全的射人當中,大僕是平時在王身邊控制局面和起到警衛保護作用的。但從官位上來說雖然只不過是個下大僕,但因為這個大僕特別受到王的信任。所以在私下,常常控制王周圍的局勢或者指揮小官。即使現在,在他身邊也有三個小官在旁邊侍奉著。

“是入侵者!”管門人大聲叫到。可凱之卻喊到是來訪者。大僕在極短的時間內,一眼就把這個場面看穿了。

“到底是賊還是客?”

“是假扮成客人自己闖進來的。”

管門人挑撥著事情的原委歪曲事實,可即使這樣還是被大僕擺手阻止了他繼續說話。

“我好像還沒有問到你吧。”

說完話,大僕直接走向了那個女人。大為困惑的士兵們從中讓出一條小路讓大僕通過,杜真這個時候就站在那個女人旁邊,然後他一下子就拿到了那把已經離開女人左手的槍。果然不是什麼慌言和演戲。

衣服非常破損被且成奇妙的形狀固定著。身上的確是已經血肉模糊。就和剛才一樣,已經成了鐵的顏色。好不容易裏在身上的護甲的殘骸,把那只不能動彈的右手綁得緊緊的,在列開的袖子下終於看到了那只手腕,黑色的蜷縮了起來,原來那只手已經壞死了。

不應該是人類吧,如果不是神仙,像這種樣子恐怕早就死了吧。

“……那個人,不要緊的。”

杜真偷偷的對那個女人說。身體俯臥在石階上的女人抬起了亂糟糟頭髮下的頭。

“因為他是被主上信賴的人。”

那個女人好像感謝似的點了點頭,然後一邊呻吟一邊起身,向著大僕站了了起來。

管門人還在那裏叫嚷著什麼“現在正好是個好時機”,但大僕卻沒有理他,跪在了石階上。

“你這個樣子到底是……?”

“的確如你看到的,我是不得已才闖了進來的,我雖然現在狼狽不堪,但是我也已經重申了好幾次我絕對沒有什麼惡意,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對於這個女人說的,大僕點了點頭。女人也好像很安民的樣子松了口氣。然後垂下了頭說到:

“我是戴國瑞州的將軍,叫做劉李齋……”

李齋抬起頭真摯地看著吃驚得已經張開嘴巴的大僕。

“我有重要的事情一定要面見景王,至於禮節方面我這裏給你賠不是了,失禮的地方請多多包涵,不管怎樣請你讓我拜見景王。”

說完話李齋就拜跪在地上。

“我跪下來求求你,請你讓我見到景王。”

大僕盯著李齋,然後使勁地點了點頭,接著朝杜真這邊看過來。

“快過來幫個忙,總之不管怎樣,先讓她休息安頓下來。”

就在大僕說話的時候,那個女人也開口了。

“現在已經沒有休息的時間了。”

“並不是想要軟禁你,只是想讓你休息一下,對你來說這個現在是很重要的。”

大僕笑著說道。

“我是大僕虎嘯,對於你的請求我已經接受了,總之現在先請休息一下,我馬上叫醫生過來幫你看看。”

“什麼?”只聽見管門人大聲叫道。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這個人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就靠近禁門,並且打傷了我們不少士兵,玷污了王宮,更傷害了主上的威嚴。快點把她交給我來處理吧。”

虎嘯凝視著目瞪口呆的管門人說道。

“不得無理,怎麼可以對其他國家的將軍如此有失禮貌。”

“什麼將軍,她哪里像是將軍,這一定都是騙人的把戲而已。”

“但是……”

“大僕是不是有點不清楚,對於來訪者的底細檢查和處分是我管門天官的職責,哪怕是帶去參見聖上,我也想請其他官員不要用職務之便來干預我的工作。”

“底細哪里不清楚了?”

虎嘯大聲喝到,管門人害怕了。

“這樣眼看著不管,你認為主上會允許嗎?”

虎嘯一口氣說完,馬上就催促杜真。

“快,事不宜遲。連那只騎獸也一併安排他們休息,快點來幫忙。”

杜真點了點頭,然後把手按在李齋的肩膀上準備把她扶走來。可沒想到李齋馬上推開了杜真要攙扶她的手。

“不行,無論如何請先休息。”

李齋帶上頭盔,打算馬上提起腳步去追虎嘯。

“不要再亂來了,如果不是大僕及時趕到,恐怕你早就……”

“我明白的”,說著李齋看了看杜真。

“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的感謝之情,可是要是景王對我玷污她宮殿的事情發怒的話,恐怕就是虎嘯帶我去拜見也是見不到的吧。”

“但是。”

“拜託了,如果在這裏休息的話,我想恐怕就再也見不到景王了。”

被這樣請求,讓杜真非常吃驚。李齋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沒什麼血色,而且嘴唇也開始發青,雖然還在喘著氣,但其中還伴隨著如吹奏笛子般的氣鳴,杜真攙扶的肩膀下的手腕也是冰冷的。

的確這個女人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大僕!”

杜真大聲叫著,一邊還攙扶著李齋。

“請把她也一起帶上吧。”

“喂……”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我想她死也不會瞑目的。”

言外之意就是,這個女人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虎嘯點了點頭,把大刀交給旁邊的一個小官,然後親自接過李齋,攙著她走。

3
作為王的私室的正宮是以長樂殿為中心而訓聳起來的建築群。雖然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王宮,也反映出不同的個性,但大致上是沒有什麼根本區別的。所以對李齋來說,她也曾經到過自己國家的正宮,對這裏還是大致能瞭解的。因為在戴國李齋獲得了本來臣子們無法獲得的進入正宮的特許權。
虎嘯通報了姓名之後,就背著李齋真接從禁門走向了正宮。經過大群大群的建築,越過冗長的走廊。終於來到了前面有許華麗閣樓裝飾的建築物前。李齋估摸著那就是隔開作為王的私室的長樂殿和花殿的庭院,花殿的背後那是一棟建築物。它所面對的庭院非常的寬廣,而且中間築有一扇屏風用以隔開長樂殿和花殿。所以要到長樂殿必須通過園林迂回進入。

這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呢?李齋自己認為還是無法到正宮,進入大殿拜見王。至於能夠允許進入這裏也已經是破格的待遇了,這點李齋也是非常明白的。但是,李齋的兩腿已經開始漸漸失去力氣,只能靠虎嘯的攙扶才能支撐了。她現在即使能夠進入正殿恐怕也會馬上倒在地上吧,發現了這種情況的虎嘯對她說:

“要坐一會兒嗎?”

雖然虎嘯對她這麼說,可是李齋還是把頭搖了搖。到了這種地步,李齋十分清楚不能再有任何有失禮節的舉動了。她也十分清楚以她現在的身份能夠被允許去拜見另一個國家的國王,那是一件極其嚴肅莊重的事情。雖然對李齋來說是萬不得已的事情,可是按照常例闖進禁門是要被判死刑的。李齋對這點也十分清楚的,所以如果接下來連最簡單的禮儀都做不到的話,也許就算見到了聖上也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吧。

不停在旁邊來回踱步的虎嘯終於等來了前去能報的小官。小官在虎嘯的耳朵旁邊低聲說了些什麼。而那個時候,李齋就靠在虎嘯的身旁,因為離得太近反而什麼也聽不見了,只是發現耳朵旁邊有人低聲地說話。傳入耳朵的聲音是如此模糊,以至於很難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也許是談論景王現在在哪里吧,或許她正好出宮了,還是正在為了召見李齋而換衣服。不管怎樣總之到這裏之前,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呢?

李齋感到自己要心急如焚了,看到虎嘯正在朝視窗外看著什麼。所以李齋也順勢看了過去。透過開著的窗戶,看到了正宮的庭院裏有一個由宮女和官員組成的隊伍。只見在房間裏的那些官員都突然間退到一旁,然後拱手作揖站在大門的兩旁。李齋沒等多久,那個團隊就走了進來。但是沒有看到其中有景王模樣的人,就連像是她的先導的人也沒有看到。隊伍站定之後,一個身穿極為華麗的宮廷服裝的年輕女人從門口快步進來。之前還在房間裏的僕人們都沒有了蹤影。在大隊人馬走過去以後,虎嘯也站直身體,而李齋就在隊伍的後面用眼睛觀察著。

……可是,眼睛已經開始漸漸模糊了。

現在全身上下只有左邊的手腕還剩下點力氣了,就算搭在虎嘯的肩膀上,可是腳感覺也馬一要崩潰了,景王走到這裏到底還需要幾步,現在已經不是計算時間了,只是在爭奪這每一步的長短了。

……終於,來了。

那個年輕的女官員,來到李齋旁邊用手摸了一下她的身體。看過去,那一頭緋紅色的頭髮映入眼睛,讓人感到十分鮮豔奪目。還有就是那綠色的眼睛也讓人在頭腦裏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虎嘯,為什麼沒讓她先休息?”

她一邊問到,一邊把手伸進了李齋已經蜷縮起的右手袖管裏。

“我就是景王陽子。”

李齋驚訝地看著這個發音清晰的女孩子。

“我一定會問清楚發生了些什麼,但在這之前,你必須先躺到床上去。”

李齋用力把手抽出,然後就像崩潰一般,跪伏在地上說到:

“臣惶恐,有要事懇請景王。”

“別這樣,現在不行呀。”

李齋抬起頭看著就在身旁的景王說道:

“請請您無論如何要救救戴國。”

景王用十分驚奇的眼神看著李齋的臉。

“我知道這樣拜託您慶國的聖上實在是違背常理的事情,可是不這樣做的話,不久我們的國家恐怕就要……”

李齋說到這裏不禁語塞了。

大陸的東北,孤懸在虛海之外的戴國。到了冬天就是一片苦寒之地。千里冰峰,萬里雪飄。六年前,新王登基,可是第二年過年的時候,這個國家的人民就失去了他們的王。

這個國家失去了王的庇護,也沒有得到上天的恩寵,天災和妖魔鬼怪就在這片大陸上肆虐,不久戴國就成了地獄般的地方。

“戴國的人民沒有辦法拯救自己的國家,因為在海岸處也有妖魔出現,所以根本不可能從戴國逃出來。哪怕是這樣,可就連簡單的生存也得不到保障。”

憤怒和苦悶,長期積累在李齋的胸中,如今一下子得到宣洩之後呼吸也被窒息了,感覺在氣管中有又冷又硬的東西凝固了。

“我們的泰王也因為亂賊謀反,而落到了被他們在宮中圍剿的地步。麒麟台輔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或許已經……”

李齋猛地站出來,把頭磕下地面,大聲說道:

“但是白雉還沒有跌落,還沒有……”

王還沒有死,所以戴國的氣數還未盡。

“務必請您……”

李齋已經說不下去了,她的喉嚨已經漸漸發不出聲音了,視線也開始模糊,眼睛中慢慢出現了淩亂的條紋,最後成了一片漆黑,再過了一會耳朵也已經失去了效用,聽到只是銳利的耳鳴。

“救戴國”,本想接著說的這三個字,不知道到底說出了沒有。
4
耳朵旁邊還響著耳鳴的聲音。
不,應該是風聲吧。李齋這樣想。那是在戴國冬天從窗外吹進來的凜洌寒同的聲音。而且很冷、很冷。

強烈的寒風卷起一切,冷得簡直要把人的身體也要割開。樹木和山川都暴露在狂風之下。結了一層白色的霜。河流的表面結了一層冰,上面積著厚厚的雪,大地也被凍結在積雪之下,道路所到之處狂風卷著冰冷雪白的雪片,肆意橫行。

戴國遠離大陸,孤懸于大海之中,冬天從北面的大海中吹來刺骨的寒風。戴國的家家戶戶都在風雪的包圍之中,緊閉窗戶。但是,在這小小的與外界隔了好幾層的空間裏,卻點著溫馨的燈火,在這裏人們擁坐在一起,那麼的親熱,和外面那個風雪交加的世界相比,這裏有語言所無法形容的溫暖。

火爐中熊熊燃燒的火焰,圍坐在旁邊的人們的體溫,還有火爐上正在沸騰的鍋中冒出的熱氣交融在一起,同時,冰冷的雪道上還有令人驚喜的訪客,戴國的冬天雖然很嚴酷,但是到處都充滿著溫暖。寒冷擋不住孩子們蹦蹦跳跳地玩耍,李齋看著這些充滿生機的身影,不禁想到在這苦寒之地,也會有色澤鮮豔的花朵。

"李齋,這個給你。"

小孩子捧著一大捧的紅黃相雜的花走了進來。微弱的陽光射進室內,帶來了溫暖,帶來了明亮。聽到窗外的寒風的聲音,便可知道雖然戴國還剛剛進入冬天,山上一定已經是被白雪覆蓋了。

在這個季節,本該沒有這麼鮮豔的花會開呀。李齋情不自禁非常驚奇,然後看著這個送花給自己的客人。那個抱著一大捧花的孩子笑臉比花還要燦爛,還要明媚,還要溫暖。"聽說李齋任命為州師的將軍了,好開心啊,祝賀你!"笑得如此燦爛可愛的就是泰麒,當時他還只有十歲。

"是給我的嗎?"

"當然是,那是驍宗主上拜託我的,所以請你收下吧。"

說完之後,那個年幼的宰輔就在旁邊坐下,低著頭。

"在我出生的蓬萊,人們為了祝福所以送花給彼此。雖然這裏的人常對我說,在戴國好像沒有這種習慣,大家都不太做這樣的事情。可是,我不管怎樣就是想送花給李齋你。因淡這是你剛搬來的新家吧,所以就算花放在這裏也不會顯得是多餘的裝飾。"

"就是啊",李齋笑著說到。這裏就是她剛剛被賜予的官邸,這間是客廳。新王驍宗登基至今一個月剛過,李齋就被任命為瑞州師中軍的將軍,住所也剛剛搬到白圭宮裏的官邸。這個宰輔不但是王之下的國家棟樑,而且也是李齋所屬的瑞州師的直接上司瑞州侯。宰輔親自到自己的府邸來看自己還送了花,這是何等令人開心和驕傲的事情啊。

李齋想如果把這個花給了自己的話,那麼至少一段時間以內可以使房間明亮和溫暖。因為剛剛入住這裏,所以人際關係還很淡薄。但如今至少在這個人情淡薄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居身之所。

"非常感謝呀,能夠得到宰輔大人的關照,我李齋實在是太榮幸了。"

"我也很開心呀。現在的我對於軍務政務一點都不明白,所以李齋你能夠擔任州師的將軍,對我來說太好了。"

說完之後,宰輔在那張大椅子上一坐定就面向李齋,然後鄭重地說。

"那麼,從今天開始就拜託了呀。"

"不要這樣,真是折殺下屬了。"

國家之中能夠排在宰輔之前的就只有王了,所以說對與只不過是州師將軍的李齋來說,宰輔能致禮說拜託,這絕對不是平常能夠碰到的事情。

"這不是磕頭,只是點頭禮而已拉,沒關係的。雖然按常例是不可以的,可是這是我的習慣了,就連驍宗主上也說那是沒辦法的事了,所以請李齋你也這樣想吧。"

"那我就照做吧",李齋笑著說道。這個小宰輔是在異國長大的,聽說是在東海外的確存在的叫做蓬萊。所以,習慣上和這裏的人是有些差距的。總之對李齋來說,他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惹人憐愛又善良,讓人覺得很溫馨。

"其實呢,我的壞習慣還有很多很多呢。"

泰麒擺出淘氣的笑臉看著李齋。

"不單單是花還有許多東西呢。正賴為了我準備了許多花呢,所以我怎麼拿都拿來不光的,因為這也代表著運氣,正賴是這樣說的。"

正賴本來是驍宗的軍官,在革命的時候擔任泰麒的副相。同時也兼任瑞州令尹。是個很子的人。而且在驍宗下屬的文官中可以稱得上是人才中的人才。(按:革命?那來的革命啊?)

"我和正賴兩個人是十分投機的。我說送什麼好呢,驍宗對我說在他的寶庫中隨便拿什麼都可以。但這下對我來說倒是十分傷腦筋的事。因為無論什麼都是很不錯的東西。"

"這樣也太可惜了吧。"

"驍宗那邊沒有關係呀,他還叫我幫他也挑一份道賀的禮物呢。所以說,這是驍宗和我還有正賴三個人一起為你挑的賀禮。所以請不要見怪。"

李齋用感謝的眼光看著臉上充滿喜色的麒麟。

"我,李齋是知恩圖報之人。我從心底萬分感激主上的祝福。"

李齋那個時候的確很幸福,王和宰輔能那麼看中自己,那麼自己的將來一定也是很光明的吧。朝廷迅速地整頓,萬民迎接新王。本來老百姓的將來也應該是充滿光明的。國家和人民都會變得幸福的。至少當時李齋的心裏就是這麼想的。

可就在不久後的數月之間,一切都崩潰瓦解了。就連夢想也都隨著現實而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在迎接貴賓,官邸的一間房間裏閃著溫暖的光。可是外面依然刮著冷冷的寒風。李齋的周圍充滿光亮,沒有一點昏暗的地方,但即使是這樣也仍然無法忘卻窗外刮著的寒風。

已經全部都結冰了,國家,山野,街道,行人。的確那在在外面也同樣刮著這樣的大風。它到處肆虐,尋找一切機會企圖把所有的東西都凍結了。嘈雜的風聲進入耳朵,引起了不安的耳鳴。被回憶的溫暖包圍著,李齋沒有意識到身體的寒冷,房間裏寒氣逼人,她的手腳都已經被凍僵了,等到她反應過來,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如此的沉重,周圍的一切是那樣地飄渺。四周全都是錐心刺骨的寒氣。

"……真的是好冷啊。"

難道一切就要在這樣的寒冷中消亡嗎,自己,國家,還有人民。"……好冷"

"……你恢復意識了嗎?"

耳邊響起了輕輕的聲音。李齋依稀地聽到。感覺連眼簾也都凍住了,把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眉間,李齋終於微微地睜開了眼。在微微模糊的視線中看到的是,一張女孩子擔心的臉。

"太好了……。"

女孩這樣說著。在李齋臉上放了冷冷的東西,以驅隊她體內的惡寒。那種冷颼颼的感覺,的確是在自己的臉上吧,是的,是自己……。(按:嗯,這個女孩是鈴)

"景王。"

"我已經清醒了",李齋輕輕地說到。那聲音可以說輕得連自己都聽不到吧。她張開眼,找尋著那個女孩的臉,那上面沒有血色。

"啊,請再繼續休息。現在還不能起來。"

被這樣說到,李齋才發現自己情不自禁的居然要想起來。

這麼說,自己的性命還是保住了。

冷冷的手掌把李齋的手握著,雖然有點冷但卻讓李齋感到十分的安心。明明是那麼冷那麼的冰凍感覺,可摸在身上居然會是那麼舒服。

"這裏是慶國堯天的金波宮。"

女孩子睜大眼睛看著李齋,輕啟朱唇吐字清晰地說到。

"你已經達到目的了,現在開始你什麼時候都能見到主上,所以請安心把眼睛閉起來再休息一會兒吧。"

"……我……可……"

"已經不要緊啦,快,把眼睛閉起來睡一會兒吧。"

說完女孩子握著李齋的手撫摸她的喉部,李齋摸到了一個圓圓的東西,跟女孩的手相比,那個東西更加清涼,李齋覺得很舒服,她終於明白那種痛苦的感覺是由於身體在惡寒的侵襲下仿佛燃燒起來一般。(按:那應該就是碧雙珠吧。)

"難道還不能安心睡覺嗎?陽子是不會不接見你的,放心吧。"

陽子這個名字在嘴裏反復叨念著,舌頭好象被膠粘在口腔裏一樣。

"雖然她現在不在,但已經來看過你好幾次了。對你的事情,她非常擔心的。所以現在哪能怕睡一會兒也是不要緊的,真的沒有關係啦。"

李齋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緊皺的眉頭,自然的合起了眼睛,耳朵裏只聽見窗外寒風凜洌的聲音到底是窗外肆虐的寒風呢?還是自己耳邊的幻聽呢?

可千萬不要睡差點了,李齋在心裏反復念叨著。

"……見不到景王的話……"

李齋,千萬不要睡著呀。

聽到的風聲中還夾雜著那淒慘的悲鳴。腦海中她的臉至今還在哭泣著。

對於那麼可怕那麼無奈的事情。是呀,李齋朝著虛空點了點頭。

"你的痛苦我已經明白了,到現在都明白了。花影"


    全站熱搜

    angelwing39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