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福音(不是未來初音)閱讀完畢,放上最後一段有空回來寫心得

為什麼放?因為我偏愛織~~嫁給我吧(跑)

 

 

一九九六年,一月。

在烏雲密佈的夜空下,他正暢享著自由。

深夜零點的幽會。夜半時分的逍遙。路口偶遇殺人鬼。

他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漫步於夜間的街道中。

他理所當然地瞞著她,穿著中意的紅夾克,懷著自暴自棄,找個引子就能廝殺的心情,如同崩壞的人偶一樣彷徨於街道上。

她正熟睡著。

所以趁這個時機上了街,是因為他預感到自己的大限將至。

 

她已開始崩壞。

自己唯有崩壞一途。

必須保護我。

必須守護她

 

只有她為這些矛盾煩惱,他卻沒太放在心上。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拯救她。這個終極的手段,他已經領悟到了。

———簡而言之,只要自己消失了,她就能獲得幸福。

所以,現在要無拘無束的享受夜色。

如同謳歌著短暫生命的蜉蝣一般。

如同在心底畏懼著死亡的孩子一般。

 

「死沒什麼好怕的。」

 

他自言自語道。這並不是嘴硬。畢竟就算他死了,她也不會死。就算他死了,這具軀體也不會迎來死亡。所以他和恐懼無緣。

午休時分的晴空,放學之後的晚霞。

種種透過那個少年看到的憧憬,對他而言過於———

 

〝歡迎。要順路來看看嗎,小哥?〞

啪嗒,他停住了腳步。插入口袋的手觸到了彈簧刀。今晚他的心情著實不好,只要借個引子就想發作。

叫住他的是個占卜師。

他曾在學校聽過,這人能幫人避開不幸的未來。

 

「哈———」

 

太可笑了。

她以為自己是誰啊,握刀的指尖加了幾分力道。

但畢竟還是需要個理由。他有意無意的搭腔道:

 

「哎,有意思,算來看看。」

 

他伸出了沒有握刀的左手。

占卜師反復端詳了很久,來回思索了數次。

 

「喂,快說結果吧。到底怎麼回避什麼不好的未來。」

 

挑釁的話語裡透出殺氣。

他在期待著占卜師說出無聊透頂,無關痛癢的遺言。

 

〝———哎呀,居然還有這種未來。沒救了,你死定了。不管做些什麼 ,不管如何努力,你都沒有任何未來可言。〞

 

雖然早有覺悟,但聽了這句提前到來的死刑判決,他還是一愣。

 

「……太驚人了。你難道是真貨?」

 

不好意思啊,占卜師歎息道。

她之所以還在看著他的手,純粹是作為占卜師的自尊使然吧。

他心頭一涼,無力的收起了殺氣和自由。

 

「好啦。已經夠了,反正未來一片黑暗。我也沒指望得救,反倒想開了。雖然算算不上什麼答謝,但我就這麼走掉好了。」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雖然你確實要死……太罕見了。居然會有這種未來。〞

 

「?」

 

占卜師猶豫著。

或者說———看透一切之後,她在同情他嗎?

絕代的未來視。被賦予了神之眼的占卜師用自己也不確信的聲音說道:

 

〝你很快就會消失。前方一片黑暗,毫無未來可言。既不會留下什麼,也無法得到救贖。……但不可思議的是,儘管如此,你的夢卻還活著。〞

 

他所祈求的未來,確實被她說中了。

 

 

「——————」

 

些許的喜悅,伴著一陣酸楚。

他寂寞地笑了笑,抽回了左手。

 

「別了婆婆,儘量長命百歲吧。這帶晚上挺亂的,不適合上年紀的人。」

 

 

離開了未知的小巷,離開了未知的光明。

他沿著熟悉的河邊,走向竹林間的房子。

偶然抬頭看去,天公終於哭了起來。

他想起了某個同班同學。

從他那學來的口哨,不覺間變為了熟悉的曲調。

 

〝———儘管如此,你的夢卻還活著———〞

 

這樣啊,這樣就好,他獨自低語道。

她知道,喜歡上一個人,能夠得到肯定的答案。

但他只能否定,他的憧憬,是絕對無法如願的。

他所怕的只有這些。只要她和少年的未來有所保證,有些東西,就還在確實的延續著。

 

「不過,什麼前方一片黑暗,還真符合我呢。」

 

在雨中,他哼著小曲,天真地笑了。

大雨傾盆而下。

他一個人興高采烈地踏上了歸途。

創作者介紹

三宅一身

angelwing39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